冷夏any

我就是羽生夫人!!!

见家长2

感谢@怀瑾英姿L瑜 的点梗,这篇是之前见家长那篇的后续,对于奥塔别克家庭情况请见我那篇埋葬过往,yiri和奥塔别克妹妹的相识请见我的误会2,两篇奥塔别克的家庭情况有出入,因为在写误会的时候看到有资料说哈萨克斯坦实行一夫多妻制,之后又看到哈萨克斯坦现在实施一夫一妻制。所以在埋葬过往中做出了更正。今天大概是最后一篇了,因为母上大人说明天要收我手机,不过我会努力争取的。感谢这些天来大家的支持,最迟开学也要说再见了,下次见面就是寒假了。最后还是说一句谢谢!

在见过yuri的爷爷之后,奥塔别克就在计划着什么时候带yuri回家一趟。休赛季他终于找到了时间,带着yuri以度假的名义去了阿拉木图。

奥塔别克骑着摩托车在阿拉木图市郊一路狂飙,yuri大呼过瘾。突然奥塔别克把车开进了一处与周围环境不同的所在,明明在中亚干燥的大陆性气候中,这一片区域却绿树成荫,开满了鲜花。

“奥塔,这是哪里啊。”yuri好奇的问。奥塔别克神秘的笑笑: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“卖什么关子嘛。”yuri不满的喊道。奥塔别克没有理会,一脚油门踩了出去。

转过几个弯后,奥塔别克停在了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前。“这,这是哪里啊?”房子实在太豪华,yuri此时几乎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。“我家。”奥塔别克平静的答道。“蛤?”yuri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奥塔别克一把拉下车。“诶诶诶诶诶诶,奥塔你干什么!”“带你见我家人。”说完奥塔别克就按下指纹解锁,把还懵着的yuri拉进了门里。

“谁啊?”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,她走到门口,看见奥塔别克,有些惊喜。“哥,你回来了啊,这不是yuri吗?我们上次见过的。”“啊,是的,苏珊娜小姐你好。”yuri礼貌的打了个招呼。苏珊娜把奥塔别克和yuri带到客厅里,一个姿态优雅的贵妇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,让yuri莫名的想起了莉莉娅。

“妈,哥回来了。”女孩喊了一声,妇人抬起头来,看到奥塔别克身边的yuri,吃了一惊。“这是……”“这是我朋友yuri,yuri,这是我的母亲。”“阿尔京夫人您好。”yuri略显拘谨。“怎么想起回来了?你爸今天出去了。”奥塔别克的母亲问。“好久没回来了所以来看看。”奥塔别克淡淡的答。

这一上午yuri觉得完全可以列入他人生中十大尴尬时刻,他与奥塔别克在一种客气而疏离的情况下度过了好几个小时。关键是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感到不妥,他怀疑奥塔别克到底是不是亲生的。他突然想起奥塔别克之前对他说的。好像……还真他妈不是亲生的。

奥塔别克看出了yuri的不自在,吃过午饭后便拉着yuri告辞了。yuri吞吞吐吐的问奥塔别克。“你明明,和他们关系并不那么紧密,为什么要带我来?”奥塔别克一笑:“因为尤拉奇卡带我见过了你的爷爷,我也要让你见到我的家人,虽然我与他们不亲近,但是我不能让你胡思乱想。”

yuri羞红了脸。“我像那种胡思乱想的人吗,我有你就够了,其他人爱谁谁,我无所谓!”

“你说的。”奥塔别克笑着。“那我们之间有彼此就够了,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。”

“那当然,我yuri看上的人,谁也抢不走!yuri虽然脸红的不行,但还是霸气的宣言。

“我也是呢。”奥塔别克低下头,和yuri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

流产

看到这个题目了吗?没错我就是想虐yuri,求yuri angels对我下手轻点。感觉自己明明就是想虐虐yuri,怎么越写越像狗血家庭伦理大戏,总而言之,求各位红心蓝手评论骂死我啊~

yuri·plisesky,俄罗斯的妖精,冰场上璀璨的钻石,omega,四个月前惊喜的发现,自己怀孕了。

奥塔别克,哈萨克斯坦的英雄,沉默寡言的男神,四个月前也惊喜的发现,自己的omega怀孕了。

他们两个经过商议,决定生下这个孩子,yuri已经不像从前一样那么在乎金牌和荣誉了,对他而言,和他最爱的奥塔别克组建一个家庭,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。

于是yuri就进入了舒适安逸的备孕阶段,以往虽然奥塔别克也宠着他,给他做好吃的饭菜,可yuri每天都有繁重的训练,而现在,yuri被当成一件易碎的精致瓷器被保护了起来,训练自然是停止了,奥塔别克也缩短了自己的训练时间,每天为yuri按照营养菜谱做饭,害怕yuri坐久了腰酸,还特意在每个椅子上放了一个靠垫。

四个月过去了,yuri的小腹已经隆起,奥塔别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小腹:“尤拉奇卡,再有六个月,我们就要和这个小家伙见面了。”“嗯,奥塔,你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呢?我想要个女孩,这样我就能把她宠上天了。”奥塔别克温柔的注视着他,说:“是男是女无所谓,只要是尤拉奇卡和我的孩子,我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如yuri所愿,他怀的果然是个女孩。奥塔别克看到检查结果笑着对yuri的小腹说:“亲爱的女儿,你可要好好听话,让yuri爸爸少遭点罪。有你yuri爸爸一个就够让我头痛了,你要是和他一样,那我可不会像对yuri爸爸那样宠你哦。”

“什么嘛。”yuri不满的喊道。“她可听话了,别听你奥塔爸爸的,哪有爸爸不心疼自己孩子的。”的确,yuri的孕期反应并不大,看到其他omega难受的样子,yuri更加喜爱肚子里的小家伙了。

“奥塔,你说我们给她取个什么名字好呢?”“让我看看,Любовь 怎么样?”“太好了奥塔,她就是我们的爱情结晶啊。”

这四个月,除了做孕检,yuri几乎没出过门,他都快闷死了。这天,他向奥塔别克撒娇:“奥塔,我好久都没上冰了,我好想去冰场啊,医生不是说三个月之后胎儿状况就稳定了嘛,你就带我去冰场转一圈,我保证不乱来。”奥塔别克本想拒绝,但看到yuri充满期待的碧绿色眼睛,就妥协了。特意挑了一个没什么人的时间,带yuri去了冰场。

yuri一见到冰场兴奋的不行,牵着奥塔别克的手溜了好几圈。“你说奥塔,Любовь 会不会将来滑冰特别厉害。”“当然了,Любовь 长大后一定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女单选手。”他们开心的笑着,偌大的冰场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“奥塔,我渴了 。”yuri突然说。“那你换下冰鞋,我们一块去买水。”“不,我还想再滑一会。”“不行的尤拉奇卡,我必须看着你。”“哎呀奥塔,这里又没有人,你去买我在这等着不就完了嘛。”奥塔别克最终还是拗不过yuri,一个人去了最近的便利店。

yuri斜靠在挡板上,突然看见有个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的人走了进来。yuri心想:“现在还没冷到这个程度吧,这人这么怕冷还来冰场,大概是工作人员吧。”这样想着,yuri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人已经来到他身后,那个人用力一推,没有任何防备的yuri就重重的摔在了冰上。

“痛,真的好痛。”yuri想叫奥塔别克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他感到下身好像流出来了什么东西,却被疼痛撕扯着,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。

奥塔别克买了两罐热可可,准备结账。突然感到一阵心慌。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但想到独自在冰场里的yuri ,他还是放下可可,向冰场奔去。

奥塔别克一路狂奔,恰巧撞到了一个同样在奔跑的人,那人摔倒在地,挡住脸的围巾滑落下来。“塞内尔,怎么是你?”奥塔别克认出他是自己父亲的贴身保镖。“我,我到这里帮老阿尔京先生处理些事情。”奥塔别克顾不得了解详情,抛下一句:“我还有急事先走了。”就继续向冰场跑去。

进了冰场大门,奥塔别克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躺在地上的yuri,yuri此刻已经失去了知觉,下身流出了一大摊血,在洁白的冰面上蔓延。

“尤拉奇卡!”奥塔别克撕心裂肺的叫着,跑到yuri身边托起他。“尤拉奇卡,你醒醒啊。”yuri依旧没有反应。奥塔别克掏出手机,颤抖着双手拨通了急救电话。之后,他对yuri说:“尤拉奇卡,坚持住,医生马上就到了。”

之后的一切就像梦一样,奥塔别克不知道yuri是怎样被抬上救护车的,也不知道他是怎样被推进手术室的。医生对他说话,他却什么也没听清,只是模模糊糊的听见了,孩子,流产,保不住了几个词。他浑浑噩噩的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,满心里都只想着一句话:“尤拉奇卡,你不要有事,你不要有事。”

当看到病床上躺着的yuri,奥塔别克才彻底清醒过来,病床上的yuri苍白虚弱,紧闭着眼睛,小腹已经变回平坦。奥塔别克握着yuri的手,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,他沉浸在无尽的自责中:“如果我能坚持带你走,如果我能快点回来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。”奥塔别克泪如雨下,他趴在yuri的身上,低声抽泣。

yuri睁开眼,看见奥塔别克,虚弱地说:“奥塔,怎么了。”奥塔别克抬起头,哽咽的说不出话。yuri吃力的抬起手为奥塔擦拭眼泪,却越擦越多。医生突然推门进来。“阿尔京先生,请您出来一下。”似是看出了奥塔别克眼里的不情愿,医生又补充道:“请您放心,阿尔京先生,我们会派护士全程陪护患者的。”奥塔别克这才起身,不舍得看了yuri一眼,跟着医生进了办公室。

yuri对来陪护的护士说麻烦您出去一下好吗,他想自己一个人待会。护士见过太多这样的omega,理解他们的心情,便留下一句:“那您有事叫我。”就走出病房,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等候。

yuri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明明几个小时前,这里还隆起着,孕育新生命的喜悦还充斥在空气中,说自己不伤心,可能吗?他竭力使自己保持平静,因为如果他伤心,奥塔别克会更加自责。可是,这是在他腹中呆了四个月的女儿,这是他视若珍宝的Любовь ,他还记得每天他和奥塔别克都会对她说话,畅想她的美好未来,他也记得自己发过誓,要给Любовь 最好的,可是现在,一切都没了。yuri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,压抑着的抽泣声在病房外听的一清二楚。为什么,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待他yuri,给了自己无限的希望后又让自己陷入无限的绝望中。

门口好像传来了争执声。“我有话要对yuri·plisesky说。”“不好意思先生,plisesky先生的身体还很虚弱。”是护士小姐的声音。“我就进去对他说几句话,不会怎样的,你在这里看着还不行吗?”男人的声音略显粗暴。

“那……好吧,但是我说结束的时候请一定要结束。”护士小姐妥协。

门被咣当一声推开,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,有着与奥塔别克相似的眉眼。“你好,我是奥塔别克的父亲。”

“啊?”还红着眼圈的yuri震惊。“我今天来,有几句话要对你说。”奥塔别克的父亲鄙夷的说。“我们家,不需要一个没有地位的omega,你一无势力,二无财力,跟在奥塔别克身边只会拖他后腿。我知道你滑冰滑得很好,但没有用。奥塔别克迟早会退役的,他需要一个omega和他一起打理家中的生意。而你,显然不是最好人选。就算你为他生下了孩子,也于事无补,更何况你的孩子还没了,一个生不出孩子的omega,是没有用处的。”

yuri听他说完这些,眼中的悲伤早就转化为冷峻,他冷冷的说:“所以是你干的,阿尔京先生。”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yuri盯着眼前的男人,尽管眼圈还红着,但眼神里的冷峻还是让人不寒而栗。yuri接着说:“阿尔京先生,据我所知奥塔还没有把我流产的消息昭告天下吧,那您作为他多年不见的父亲又是怎么知道的呢,还恰巧知道我在哪家医院的哪张病床上,怕是连我的存在,奥塔都没有告诉你吧。既能切断我和奥塔联系的纽带,又能让我相信自己是个废物从而离开奥塔。您的计划很高明,可唯一一点,您太心急了。”

奥塔别克父亲不在乎的笑了:“我明白奥塔别克为什么喜欢你了,你很聪明,没错,是我让人干的,但是你就算报警也奈何不了我,我已经答应了塞内尔,保他全家一生荣华富贵,所以他供不出我来。你想要什么赔偿?说吧,我会满足你的。毕竟走之前赶紧捞一笔才最重要啊。”

yuri冷笑:“我要的你赔得起吗?”“你说啊,五千万以内我都能接受。”yuri情绪突然激动,他吼着:“我要你赔我的孩子,我要你让她回来,你赔得起吗?”男人蔑视的看着yuri,说:“这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?五千万,加一套别墅和一辆豪车,够不够你一个孩子。“你给我闭嘴,Любовь 是无价之宝,任何金钱都比不上她!像你这种眼里只有钱的混蛋是不会明白的!”

站在门口的奥塔别克听见这些话,心如刀绞,他终于明白了赛内尔到底替他父亲办了什么事,是他自己亲手害了yuri。

奥塔别克突然推门进来,他冷冷的说:“我已经听了一会了,没想到你这么冷血,枉我叫了你这么多年父亲。”男人转身,对奥塔别克说:“你不需要这样的omega,我是为你好。”奥塔别克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:“我一定会让你收到法律制裁的,这世上不止你一个人懂得贿赂警察杀人灭口,从今天起,你不再是我的父亲。现在请你立刻离开。”“奥塔别克!”男人不甘的喊道。“滚!现在就滚出去!”奥塔别克愤怒的咆哮着,眼睛红的仿佛要吃人。男人起身撂下一句:“等你被骗的倾家荡产的时候不要来找我!”走出了病房。

奥塔别克把yuri抱在怀里,yuri埋在他怀里伤心的啜泣。奥塔别克更加自责,为自己的无能愤怒。他一遍一遍说着:“尤拉奇卡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任眼泪在脸上肆意奔流。yuri突然抬起头。“奥塔,别离开我。”奥塔别克紧紧的抱住他,像抱住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。“我不会离开的,尤拉奇卡,我会一直陪着你,别怕,我在。”

Любовь在俄语中的意思是爱情,以及心疼旁听全程的护士小姐

休假日

@醜奴儿 点的肉,请享用哦。大家快快拿出学生卡打卡上车吧,别忘了红心蓝手评论勾搭哦

全篇外链:https://m.weibo.cn/5500448328/4276635831636347

同居30题之一方的起床气

今天去学校拿毕业证正好和同学说起了最近没梗可写的烦恼,感谢@醜奴儿 提供的同居30题点梗😘,以及我百度了一下发现同居30题我已经写了好多了。最后求红心蓝手评论勾搭

yuri·plisetsky,冰面上的天才少年,俄罗斯冉冉升起的新星,几乎所有大赛的金牌得主,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——起床气。

好吧,说是不为人知,其实还是有人知道的,这个人就是和yuri同居的奥塔别克·阿尔京,同居生活要面临很多难题,而奥塔别克每天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,就是把和床黏在一起的yuri拽起来。

“尤拉奇卡起床了。”“嗯。”yuri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,没有反应。“快点,尤拉奇卡,迟到了雅科夫会说的。”“再睡一会儿。”yuri在床上哼哼唧唧。“快点来不及了。”奥塔别克摇着yuri的肩膀,yuri毫不客气的拿起枕头虽然闭着眼却准确的扔在奥塔别克脸上。

奥塔别克:“……”

但哈萨克斯坦的英雄怎么可能在这点困难面前屈服。他不放弃,抓着yuri的双手把yuri拉起来,yuri总算坐了起来,奥塔别克以为大功告成,可是一松手,yuriu又倒了下去。奥塔别克无奈,只能重复这套动作,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。

俗话说的好:“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放弃。(误)”奥塔别克果断放弃了用武力叫yuri起床。转身走进厨房准备早餐,想要用美食的诱惑迫使yuri和他相亲相爱的床分开。

其实经过一番折腾,yuri已经醒了个七七八八,他只是想赖床而已。现在yuri已经彻底清醒了,他揉着眼睛,走进厨房看着忙碌的奥塔别克。

奥塔别克听到身后声响回头一看。“尤拉奇卡醒了?先出去等一会儿吧,早饭马上好了。”yuri应了声,向门口走去,却又突然想起些什么,问:“奥塔,我……我刚刚是不是用枕头砸了你。”“是啊,尤拉奇卡的起床气真是大呢。”

yuri很尴尬,半梦半醒时的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,只能依本能行事。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是不是弄疼你了。”

奥塔别克一边将金黄的煎蛋盛进盘子,一边回答:“疼倒是不疼,但是被尤拉奇卡砸让我有些不开心,这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。”

yuri整个人都慌了,奥塔别克平日里对他的无理取闹总是一笑而过,难道今天要爆发了?他吞了口口水:“那……要怎么样。”奥塔别克把培根放进锅里,说:“补个早安吻就可以了。”“你……”被套路的yuri有些愤怒,他吼着:“老子他妈明天用枕头砸死你!”吼完了,他一把捧过对方的脑袋,猛亲了上去。

奥塔别克一脸调侃:“看来尤拉奇卡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抱歉嘛。”“哼,奥塔你明天早上等着。”“好,我等着。”

他们谁也没注意到锅里焦糊的培根。

一起看恐怖电影

今天码了一个yuri要求看恐怖电影反而被吓得不轻的小段子,至于咒怨……我也没看过(怂成一团)最后想谢谢看我文的各位,因为马上就要开学了,奥尤系列也是更一篇少一篇,很开心能把关于这两个人的脑洞都写出来分享给大家,也很感激大家给我点的红心蓝手,谢谢!(鞠躬跪拜)

yuri一时兴起,邀请奥塔别克来一个电影之夜,所以今天晚上yuri和奥塔别克早早的换上睡衣,买好零食,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,对于看什么电影,他们俩有不同的意见。奥塔别克想看变形金刚,而yuri说既然在晚上就要看点恐怖片,奥塔别克对于恐怖片并不害怕,所以他就顺了yuri,yuri挑了一部勇利说很吓人的经典日本恐怖片——咒怨。

刚开始看,yuri只是不屑的撇撇嘴:“不就是花心男主抛弃女主的故事嘛,这个女主最后肯定变成鬼。”奥塔别克笑笑:“恐怖片的剧情通常都经不起推敲的,毕竟它是靠恐怖刺激的场面吸引观众的。”“奥塔,你业余时间不光学过DJ,还学过导演吧。”奥塔别克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没有,只是电影看多了就有经验了。”yuri一脸挪揄。“奥塔那你当年追我的时候那么熟练,看来有不少经验吧。”“看电影,尤拉奇卡。”奥塔别克拒绝回答。yuri本来就是想逗逗奥塔别克,现在目的已经达成,他也继续看起了电影。

当看到女主被男主杀害的时候,yuri一脸得意的样子,仿佛在说“我说吧”。但之后yuri就笑不出来了,眼看着怨灵出场,将一个个背叛过他的人残忍杀害,yuri吓得躲进了奥塔别克的怀里。奥塔别克关切的问:“怎么了,害怕吗?”我才没有,我就是看累了,谁会被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吓到。”yuri拒不承认。奥塔别克也没有拆穿他,只是把yuri搂的紧了些。

怨灵藏在她原先住的房子里,每个住进来的人都会惨死在这里面,奥塔别克感到yuri的头已经深埋进了他的胸口里,他哑然失笑:“明明是自己要求看的,却被吓成这样,还嘴硬,口是心非的样子也很可爱呢。”奥塔别克摸了摸yuri的头,给了他个台阶下:“尤拉奇卡,去睡觉吧,我困了。”yuri从奥塔别克怀里抬起头,故作镇定的说:“正好我也困了,明天再看完吧。”奥塔别克把yuri抱进了卧室,期间yuri一直紧紧的抓住他,到了床上yuri也紧紧搂住他不松手,奥塔别克突然觉得恐怖片也不错。正直的青年诚恳的征求yuri的意见:“尤拉奇卡,这部电影没意思,我们明天换一部吧。”“好啊,换什么?”

“电锯惊魂。”

做饭

今天依旧是不知道写什么的一天,所以随便摸了个小段子,求求大家除了红心蓝手评论勾搭外也给我点个梗吧😭😭😭

今天奥塔别克像往常一样买了菜准备给yuri做饭,刚一进家门,yuri就用从未有过的热情扑到奥塔别克怀里:“奥塔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奥塔别克吓了一跳。今天这只小猫怎么了?他怀疑yuri被他口中的那个“矫情的老秃子”传染了。“奥塔,今天我们一起做饭吧。”“什么?”他怀疑yuri今天吃错了东西。“这样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可以自己做饭了,以后我也可以帮你啊。”奥塔别克腹诽:“你不把厨房拆了就不错了。”但他看到yuri亮晶晶的眼睛,还是答应:“好。”

yuri松开了奥塔别克,和他一起走进厨房,奥塔别克打开煤气,把锅放在炉灶上,转身对yuri说:“尤拉奇卡,你去把菜洗一洗吧。”yuri将菜放进盆里,接上水,胡乱错了一会,就说:“好了。”奥塔别克哭笑不得:“尤拉奇卡,菜不是这样洗的,你要泡一会儿,再用果蔬清洁剂洗。”“那么麻烦啊。”yuri抱怨着,但还是认真的洗了起来。“洗好了,奥塔,我帮你切吧。”奥塔别克本来想说我自己能行,但不忍心打击yuri的积极性,便说:“那行,小心点,别切到手”

奥塔别克觉得自己可能是乌鸦嘴本尊,他刚说完别切到手,yuri就成功割破了手。

奥塔别克一阵手忙脚乱,他跑着拿出医药箱,为yuri的手指消毒,又给他粘上创可贴,然后把yuri按在沙发上,说:“尤拉奇卡,你现在就坐在沙发上好好休息就行了。”尽管yuri不情愿的说:“不就是切到了手至于嘛。”奥塔别克还是坚持不让他再进厨房。

奥塔别克把做好的饭端上餐桌,看到一旁垂头丧气的yuri笑了笑,走过去说:“我还在呢你就切破了手,如果你自己一个人进厨房我会更担心的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没关系的尤拉奇卡,为你做饭我很开心,我愿意给你做一辈子的饭。”yuri的声音闷闷的。“那你可不许反悔。”奥塔温柔的摸了摸yuri的头:“我保证不会反悔的,那么尤拉奇卡,现在可以吃饭了吗?”

埋葬过往

这篇文yuri的家庭背景是参考对久保亲妈的访谈,她说yuri的妈妈年轻时曾是偶像,yuri的爸爸身份不明,这篇就是想写两个过去同样缺少爱的人遇到了彼此,互相给对方爱和温暖的故事。
ps:不光是我自己,我也看到别人这样的猜测,既然yuri的爸爸身份不明,那yuri为什么会和他的爷爷如此亲密,日语好像也是不分爷爷和姥爷的,我个人认为yuri亲近的其实是他的姥爷。
yuri和奥塔别克都这么有爱了,求求你们红心蓝手评论勾搭吧,也让我感受到爱的温暖啊QAQ👀

yuri和奥塔别克在休赛季被邀请去参加一个综艺节目,他们倒对这种活动不是太反感,毕竟出场费也是他们的经济来源。而且这次还邀请了新晋的偶像女团和他们一起,收视率肯定不会低。

节目录到一半,导演说可以中场休息,yuri就和奥塔别克坐在化妆室的沙发上玩手机。旁边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天。奥塔别克把手机放下,这群小姑娘并不烦人,相反她们很可爱,节目开录前还红着脸找他们要了签名。但是奥塔别克总觉的yuri对她们有些抵触。旁边隐隐约约传来几个词。“以前Honey Angel的队长Candy前辈……”奥塔别克看yuri听到之后明显一愣,打游戏的手也停了下来。

“尤拉奇卡,不舒服吗?”奥塔别克关切的问。“啊?”yuri还没反应过来。“哦……没事,空调温度有点低。”“那把外套穿上吧。”奥塔别克把外套递给yuri,但直觉告诉他,yuri在撒谎。

录完了节目,奥塔别克说要去买菜做饭,yuri以累了为由说要回家休息,奥塔别克把yuri送回了家,一边买菜一边想着yuri今天为什么这么不对劲。

回到家奥塔别克吃了一惊,客厅是黑的,yuri坐在沙发上,把啤酒往自己嘴里灌。“尤拉奇卡,你到底怎么了?”奥塔别克打开灯,夺过yuri手里的啤酒。“你别管我!”yuri红着眼眶,对奥塔别克吼着。奥塔别克放下啤酒罐,把yuri揽到自己怀里。“怎么了?尤拉奇卡,难道对我你也不想说吗?今天录节目的时候我就看你不对劲了。”

yuri并没有回答,反而抛出了一个问题:“奥塔,你知道Honey Angel吗?”奥塔别克点了点头,他听过这个名字,十几年前很火的偶像女团,就在刚刚,那群小姑娘还在讨论。“Honey Angel的队长Candy,是我妈妈。”yuri平静的说。“啊?那怎么……”奥塔别克疑惑。yuri没有理会他,继续说:“我没有爸爸,我妈妈也从来没对我提起,她甚至很少来看我,每年也就只有一两次,还都是在夜晚,过一天又要走。自从我去了圣彼得堡训练,就再没怎么见过她了。”yuri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“从小就只有爷爷和我相依为命,我的妈妈是受万人追捧的偶像,可我却从来没法对别人说,小时候我还会哭着对欺负我的人说我有妈妈,后来我不再说了,因为我明白了,我确实没有妈妈。”

尽管极力控制,yuri的眼泪还是从眼眶中滚了出来,他索性钻到奥塔别克怀里,低声啜泣。奥塔别克一阵心疼,不知怎么是好,只能拍着yuri的后背轻声安慰。但还是没有止住yuri的哭泣。

“尤拉奇卡,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。”奥塔别克的嗓音温柔平静。“我们家在哈萨克斯坦也算是有名的企业,我父亲靠贩卖石油起家,然后他娶了我母亲,他们只是政治联姻而已,虽然他们彼此尊重,我父亲也没有亏待我母亲,但也仅限于此。在我的记忆中,母亲一直对我很温柔,很爱我。可是她每一天都郁郁寡欢。在我10岁那年,她得病去世了,临终前请求我父亲照顾好我。他确实履行了诺言,不仅让我衣食无忧,还全力支持我的花滑学习。只是他在我母亲去世后几个月就娶了他另一个合作伙伴的妹妹,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女儿,我觉得我在家里就是多余的,所以在我13岁那年,我请求去俄罗斯训练。”

“奥塔……你。”yuri从奥塔别克怀里抬起头,还挂着泪的脸上全是吃惊。奥塔别克无所谓的笑笑:“你看,尤拉奇卡,我这不是都过去了吗。”yuri点点头。“其实我已经快放下了,只是今天……她现在在美国,过的很好,也会定期给家里寄钱。可是我不想见到她,只是听到别人提起她我就受不了了,我不知道见到她会失控成什么样子。

奥塔别克将yuri紧紧的抱在怀里。“尤拉奇卡,我不知道是劝你去见她还是不去见好,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,一直爱你,不会再让你这么伤心,所以过去,就让它埋在地下吧。”“嗯。”yuri在奥塔怀里点了点头,撒娇的说:“我饿了,你快去做饭。

既然已经拥有了新生,何必还要继续对过往耿耿于怀,有些过往无法忘却,但可以埋葬。


日落前的永恒

感谢@嗷呜cp真好吃 点的一起旅游梗,写了一个不知道合不合姑娘口味,文笔渣还请见谅哦。最后还是红心蓝手评论勾搭哦😘

yuri和奥塔别克决定在宝贵的假期去法国度假,虽然俄罗斯的冰上老虎yuri对于传说中的“浪漫之都”并不感冒;奥塔别克还对大奖赛法国站的穷酸记忆犹新,但他们还是对法国的风景和建筑很感兴趣的。

这些天他们几乎把法国逛了个遍,他们在里昂的街头闲逛,在普鲁旺斯的薰衣草花海中拍照。当然他们也没放过法国的美食,到法国的第一天他们就在高级餐厅里品尝了一顿正宗的法国美食,尽管yuri和奥塔别克都对传说中的奶油焗蜗牛接受无能,但是法国菜的精致丰富还是让他们叹为观止。他们也在马赛走街串巷,最终在码头附近一条偏僻的巷子中找到了正宗的马赛鱼汤,虽然店面又小又旧,但是做出的汤却是鲜甜可口。

在法国的最后一天他们来到了巴黎,yuri和奥塔别克在早上登上了埃菲尔铁塔,晨雾还未完全退散,刚刚苏醒的巴黎显得隐隐绰绰,而后太阳升起,将天地万物都染成橘红色,给万物镀上了一层金。虽然天气还有些凉,但能看到这样的景色,奥塔别克和yuri已经很满足了。

剩下的时间他们又去游览了卢浮宫,yuri惊奇的发现卢浮宫的三大镇馆之宝并没有那么惊艳,他兴奋地告诉奥塔别克这一点,奥塔别克却好像心不在焉一般。“你是不是累了,奥塔?”“啊?没有。”yuri有些疑惑。

在参观完了巴黎圣母院,荣军院之后,已经临近傍晚,这时的奥塔别克却突然匆忙了起来,他拉着yuri坐上出租车,对司机报了地名,路上还不断催促,像怕赶不上什么似的。

到了地方交过钱后,奥塔别克急急地拉着yuri的手,yuri抬头一看,只是一座教堂而已啊。还在疑惑着,奥塔别克突然吻上了他的唇。

“奥塔你。”yuri语塞。夕阳的余晖照耀着他们,像早上一样把万物都染成金色。“尤拉奇卡,你知道吗,如果日落之前在圣心大教堂前接吻,爱情就会获得永恒。”“切,有什么用嘛,就算在日落后,我们的爱情也是永恒的。

太阳每天东升西落,日日如此,而我对你的陪伴,却会永永远远。

乌托邦胜生

今天也不知道写什么好,所以随意摸了个小段子,当初看yoi的时候就觉得勇利一家人特别温暖,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,其实就是想把奥塔别克和yuri拐去日本白吃白喝(误)
科普一下:
【国别对抗赛又称世团赛,由日本举办,共有六个国家参与(今年是中、美、日、加、俄、法),是一项花样滑冰团体赛事,由于比赛不涉及国家荣誉、不涉及积分排名,只收录个人最佳得分,并且奖金丰厚、参与有份,俗称分钱大party,比赛氛围轻松,允许各种搞事。】—————摘自b站阿婆主BoyangGo如有侵权请指出,感兴趣的可以去b站看看世团赛开幕式视频,中国队出场简直要笑哭。求红心蓝手评论勾搭啊(声嘶力竭)

今年的世锦赛结束了,奥塔别克和yuri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yuri拿到了他渴求已久的金牌,奥塔别克则以一点点分差获得了银牌,又一次为哈萨克斯坦创造了历史。俄罗斯今年被邀请去参加世团赛,而奥塔别克也被邀请为表演滑的嘉宾。所以他们两个人决定在比赛之前先去勇利家里蹭吃蹭喝几天,顺便玩玩。勇利和维克托在去年世锦赛结束后双双宣布退役,现在正准备开始执教生涯。对于他们的到来,勇利和维克托表示了欢迎,毕竟离开赛场,他们与yuri见面的时间也少了很多。

从飞机上下来,维克托和勇利正站在出口等待两人。“喂猪排饭,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呢。”yuri用这句话作为对勇利的问候。“尤里奥我和勇利都很想你啊。”维克托一边夸张的喊着,一边抱住了yuri。“老秃子你恶心死了快放开我。!”yuri又用这句话作为对维克托的问候。奥塔别克在一旁客气的说:“这次麻烦你们了。勇利好脾气的笑着,对yuri的话毫不在意。“没关系的,你们先上车吧。”

过了几个小时,熟悉的“乌托邦胜生”招牌终于出现在yuri的面前。“猪排饭,晚上我要吃猪排饭。”连续两个猪排饭听上去很奇怪,但是没有人表示不解。勇利停好车。“都给你准备好了。”yuri跳下车,伸了个懒腰,挽着奥塔别克的胳膊亲切的说:“奥塔,这里的猪排饭可好吃了,温泉也特别舒服,睡前可以泡一下哦。”

迎接他们的是yuri的忠实颜粉胜生真利,看到yuri身后的奥塔别克,她不禁想起几年前巴萨罗那的那个夜晚。两人才刚刚认识没多久,而现在他们已经比朋友更加亲密了。

和勇利的家人问过好后,勇利妈妈端上了炸猪排盖饭。奥塔别克一尝,确实很惊艳。他算是明白了yuri为什么对它念念不忘,以及胜生选手的体重为什么如此难控制。柔和的灯光下,勇利的家人在一旁招待其他的客人,显得和蔼可亲。自幼就在国外训练的奥塔别克感受到久违的家的温暖,他也明白了这里对yuri来说不仅仅只是有猪排饭和温泉。

吃完饭,天色已经不早了,勇利怕奥塔别克不习惯和大家一起泡温泉,特地给他准备了和yuri一样的大木桶,奥塔别克又一次感叹yuri说的果然没错。一天的疲惫都融在了热水里,他几乎要在里面睡着了。
泡完澡,他来到了二楼的储藏室,这是yuri每次来时的住处,虽然很窄小,但yuri很喜欢,就像所有猫咪都喜欢蜷缩在角落一样。不过现在,yuri很大方的邀请他的饲养员进入。

奥塔别克一躺下,就觉得有什么不对,太挤了。他和yuri不是没睡过一张床,但是现在即使他尽力使自己和yuri保持距离,yuri喘出的气还是能打到他脸上。yuri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因为从进门开始就自封向导叽叽喳喳对奥塔别克介绍了好多的yuri出奇的保持了沉默,yuri气息弄的奥塔别克的脸痒酥酥的,奥塔别克吞了口口水,把那些不妙的想法压下去,毕竟这是在别人家里。过了一会,yuri尴尬的开口,打破了沉默。“那个……奥塔,你要觉得不舒服可以换一间卧室。”“算了吧,先凑合着吧,大晚上麻烦人家多不好。”“嗯。”yuri在黑暗中点了点头,把身子又往墙角缩了缩。“晚安奥塔。”奥塔别克给身边人一个晚安吻。“晚安尤拉奇卡。”

第二天早上奥塔别克是在重物的压迫感下醒来的,睁开眼一看,yuri整个人十分奔放的趴在他身上,乱七八槽的金发毛球靠在奥塔别克的胸口上。奥塔别克无奈的笑了笑,伸手把yuri揽进了怀里。“乌托邦胜生真是个神奇的地方,维克托与yuri在这里找到了love和life,自己找到了久违的家的感觉,还收获了一只无比依恋他的小猫,果然东方人都拥有不一般的魔力。”奥塔别克这样想着。yuri在奥塔别克怀里蹭了几下,迷迷糊糊的说:“早安,奥塔。“果然是有魔力的啊。撑不住又睡过去的yuri没有看见奥塔别克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他,但是他感到额头上有温暖柔软的触感,而后他无比温柔的对yuri说了些什么。“尤拉奇卡,早安啊。”





七夕贺文

今天是七夕所以当然要开辆小破车了。求红心蓝手评论勾搭,让我这只单身狗在七夕也能感受到爱的温暖QAQ。woc这一晚上吞了两次了,微博也不太平了吗,实在看不了私我吧

奥塔别克和yuri漫步在北京的夜市街头,他们刚刚结束冰演,决定在北京玩上几天再回俄罗斯训练。此时yuri的嘴里正嚼着什么东西,含混不清的对奥塔别克说:“奥塔,这个东西好好吃啊,叫什么啊?”一旁的向导季光虹解释:“这个叫烤冷面,是中国的特色小吃。”突然yuri喊了起来;“好辣好辣,奥塔快给我喝一口。”奥塔别克很自然的把手里的柠檬茶递到yuri唇边。旁边的季光虹看了,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嘴狗粮。还好雷奥跑了过来:“光虹,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鸡排,不过今天情侣好多啊,排队排了好久。”“今天是七夕,中国的情人节,所以有好多情侣。”

“怪不得刚刚维克托以什么情人节为由把胜生拉进了酒店呢。”雷奥一脸若有所思。“切,那个老秃子到处耍流氓。”yuri一脸嘲讽。

夜深了,yuri和奥塔别克与季光虹和雷奥告别。回到酒店,yuri掏出一个袋子递给奥塔别克。“七夕节礼物,打开看看。”

请上车https://m.weibo.cn/5500448328/4274138405253539

“谢谢你,尤拉奇卡,这是最好的礼物。”男人的声音沙哑。“你就知道欺负我。”yuri趴在奥塔别克的肩头,声音软绵绵的,眼角还红红的,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猫。奥塔别克在yuri唇上印下一个缠绵的吻。“七夕快乐,尤拉奇卡。”